岁安

岁安‖嘉金‖杂食‖不吃雷安雷也不吃嘉瑞嘉

关于勇者的定位是不是哪里不对

鬼天盟·公共资料库·人类·J

               嘉德罗斯

  没人知道从哪儿来的少年,关于其出身众说纷纭。第一次出现是圣空星王都,根据其表现情况推测,极有可能与圣空星王室有关。

  有两名同样神秘的下属,是从第一次目击情报开始就跟随在其身边的名为雷德与蒙特祖玛的少年少女。

  实力强大,性格狂傲,爱好与强者对战。但要记住,嘉德罗斯虽然好战,但这不代表他是个满脑子战斗的人,据观察他所挑战的人一直维持着某种规律,同时,虽然他有着辉煌的战绩,但并没有他主动寻找更高一层的人战斗的记录。不知道是否是他自己主观意愿,他一直在一个安全的尺度内挑战自己的上限。

  尽管没有实战记录,但作为目前新人榜第一,普遍认为他有着跨级的能力。

  目前的目标是在新人榜上紧随其后的格瑞,以及据说曾与其搭档的好友金。不过也有传言说他最近对在三年前现身过的魔王感兴趣。

  【已锁定】【以下信息非赤月及以上级别人员不可见】

关于勇者的定位是不是哪里不对


鬼天盟·公共资料库·人类·G

    金

  目前所能追记到的最早记录为边境著名矿产小镇登格鲁,疑似因追杀而与亲友逃入混乱之都索多玛,进去索多玛时14岁。与新人榜排名第二的冒险者格瑞是发小,曾与其是索多玛里的搭档。

  与格瑞、凯莉、紫堂幻组成冒险小队。在冒险者里仍是初出茅庐的新人。

  尽管拥有着天赋与实力,但相较于他的朋友们,金在外界并没有太多值得探索的突出事迹。目前唯有一件事值得关注,其作为格瑞曾经的搭档,似乎引起了嘉德罗斯的注意。嘉德罗斯曾试图与其对战,不过他的一直都是拒绝的态度。

  尽管无法得知金更多地在索多玛生活时的情报,但我们的同胞在探寻格瑞的过去时,曾得到过这对组合的,一条关于他们的谣言——不要挑衅格瑞,也别惹怒金。

  索多玛是我们从前从未真正参与进去的地方,时至今日我们的兄弟姐妹都在努力着,期望着哪天能够打破这座混乱之都的‘排外性’。

    【已锁定】【以下信息非赤日及以上级别人员不可见】

[嘉金]关于勇者的定位是不是哪里不对

#不敢艾特太太但这本来是打算给黑羊太太的生贺结果不仅迟到了还只有这么一点……!痛哭流涕我已经是个废人了我为什么要写文……!
#沉迷做人设我没救了orzzz待会会删改一些剧透的内容把螺丝和金资料卡发出来
#西幻背景的架空AU,请别在意细节orzzz
#orz对不起螺丝只在结尾冒了个头
#太久没写文了这篇不仅ooc连基本的文笔都没有,就只是小学生作文请见谅orz
#没有瑞金,瑞哥和金就是家人和发小的关系。有部分雷祖,雷这个的抱歉……orz
#这个留着等我想到了补充吧

  边境·幻晶森林·废弃矿区

  今天的狩猎结束了。

  吃饱喝足的金坐在火堆旁,19岁的战士拿着木头拨弄着烧的半黑半红的柴火。

  营地里年轻的召唤师正清点整理今天的收获,外表极具欺骗性的魔法师则去找乐子了,刀客正靠在树下休息。

  清理完饭后残渣的金不好打扰这位身心皆苦的召唤师,也不想去找魔女当她的乐子,就窜到用刀的少年身边:“格瑞,咱们下个工作去哪?”

  已经开始觉得无聊的金实在是找点事做,显然他认为现在用他天马行空般的脑子想好下个有趣的任务地点很重要。“海边?我还没见过生活在海里的人鱼呢!要不就沙漠!那儿的兽人肯定很有趣,或者极北?虽然有点冷但我记得那儿也有个什么族群……”

  “金,”格瑞睁开眼,打断了他,带着微不可查的无奈,“冒险者的委托可不是闹着玩的,认真点。”他顿了顿,补充道:“先集中精神解决完这个。”

  而听到这话金如同赢得一场战争的胜利——尽管那战争还未开始就已结束——般的整个人都精神了,他甚至跳了起来,还眉飞色舞地吹了个口哨欢呼:“格瑞你最好了!”他明白格瑞的意思,只要这次一切顺利那么他就可以继续决定下个任务地点啦!兴奋中的少年不认为这个任务会出什么问题,事实上这任务确实简单极了。讨伐森林深处的魔兽,而在金13岁时它们就没法对金怎样了。

  而看着兴奋中的金格瑞松了口气。

  比起一头雾水的另外两人,他大概是最明白为什么金要接这个不符合他性格的任务的人了。而事情早在来这里第一天就已经解决。

  实际上这个任务不论是要对付的魔兽还是任务的要求,对他们小队每个人来说都没什么难度,唯一的问题是他们得等到交配期结束已确保没有魔兽在这期间去骚扰人类……这是个消耗时间的任务,他一直在等着看金什么时候憋不住……金的忍耐力比以前好了,格瑞这么暗自评价。

  而金估计待会就要去找正给小斯巴达清理身体的紫堂讨论讨论下个地点了——紫堂,他应该也对金选择来到这里感到困惑,但没关系,他一直以来都很相信金,他大概只会觉得这又是金的一次心血来潮——但是凯莉不同,她的情报来源一直都很神秘,更何况她说不定知道些什么……讨论?格瑞拉住了正想离开的金:“最近别往南边走。”

  “?”金有些茫然的回头看着格瑞。

  “嘉德罗斯最近准备去找兽人。”

  金闻言浑身打了个哆嗦:“那个自大狂怎么哪儿都跑!”想起前几次见面被迫打架的经历,金实在是不想和他见面了。

  我上次居然真的就在大庭广众下跟他打起来了!而且话说那家伙的实力真的是人类吗!打上了头我差点动真格了唉……!

  金感激的握住格瑞的双手:“格瑞你真不愧是我的好兄弟……!我可不想因为这种理由被秋姐骂啊。”

  ——如果真的不想碰见他,就多关注一下这方面的消息啊。格瑞差点控制不住叹气的冲动,但最终也只是把手抽出来,叮嘱了一句早点休息,继续闭目养神了。

  嘉德罗斯一棍扫平了面前的杂碎,看了眼除了一只鹰外万里无云的广阔天空。

  蹲在后面的雷德摸了摸下巴,凑到蒙特祖玛身边小声问到:“祖玛祖玛,我怎么觉得老大心情不错的样子?”

  “别多话。”蒙着眼的高挑少女冷漠回应,“做好我们该做的事就行了。”

  嘉德罗斯眯着眼看向蔚蓝的天空,想到了那个格瑞的跟班——原本以为不过是个渣渣而已,没想到是只披着羊皮的野狼。嘉德罗斯嗤笑出声,舔了舔嘴唇——他现在浑身燃着热血,他回忆着那双闪过鲜红的眼瞳期待着下一次的碰面。

  ——要让我玩的开心啊。嘉德罗斯无声的笑起来。

不同世界

#多人宿舍与单身公寓


#半架空设定
#OOC注意
#不知所云不明所以
#突然发现这段是背景介绍完全没提题目!?


风在吹云在飘,有只兔子蹦蹦跳……咦?

兔子啊兔子,你为什么愁眉苦脸?

兔子叹气,说还不是我那群糟心的朋友?又打起来了。你说我怎么这么倒霉,清净日子少的可怜?

还有亲爱的,我不是兔子,我是沢田纲吉。

我知道呀,

我知道你是沢田纲吉。

-

要说沢田纲吉这人,一句概括就是,从小到大一路废材没有老爸。

因为废材所以被欺负,因为没有父亲所以隐忍。他的性格形成最大的因素很明显。

就算他有个世界上最好的妈妈也没用。

沢田家光你真是罪孽深重。

-

哎呀差点忘了,这废材只废到13岁。

-

13岁怎么了?

13岁的时候纲吉家里住进来了一个人,未来房客中的第一位,一个小婴儿。

他的家庭教师。

改变了他的人生,就像父亲一样纲吉生命中的启蒙导师。

-

当然父亲这个想法他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

-

之后纲吉数次心情复杂的回忆起当时轻易的相信洗白了就没事松了口气的自己。

完全没发现也不可能发现里面的文字游戏。

-

然后?然后就是逐渐聚到身边的朋友们的打打闹闹,有些辛苦但也没什么的训练,以及照顾着小孩暗恋着女神的诙谐日常。

直到那一天的到来。

就是每个漫画小说里都会有的那个「那一天」。

-

所以啊不是已经洗白了吗为什么还会有暗杀部队这玩意的存在啊?!

-

后来纲吉才知道一些事。

比如一些更深层次的。

-

黑手党这玩意,不是说要洗白就能变成白手党的。陷的越深就越别想出来。除了躺着。

彭格列更是位于顶峰的那一个。

站的越高树敌越多,这不是利益能解决的问题。

不除干净了就不行。

虽然这只蛤蜊自稳脚跟后每代都有一点点的洗白,但九代也只是找了个方向而已。

彭格列的辉煌是初代的自卫团时期就开始,到二代张扬的血腥扩张,三代四代的平稳发展,五代开始干净的买卖,六代市场上的成就,七代对于障碍的打击,八代狠挫美方家族的脸面把手伸的更远,和九代以雷霆之势除掉的害虫。

就算有所沉寂,它也如此强大。

-

它太耀眼了。

-

所以彭格列不可能从黑手党中脱出,除非它想灭亡。

连同一切相干人等。

-

第十代不能暴躁易怒,会毁掉九代和先辈的努力。

何况沢田纲吉本就有着资质。

而暗杀部队瓦利安首领,九代养子Xanxus最令人闻名的,是他的凶悍与愤怒。

他的内在?谁关心这个。

-

沢田纲吉要做的,是走出一条路。

其他障碍已有前辈除去。

他要面对的只有那条路上的棘刺,陷阱与诱惑。

看起来很简单。

-

沢田纲吉需要不停的寻找、摸索、受伤,流血、流泪、成长,他要经历很多,才能慢慢从中找到那个平衡点。

-

但是没关系,他的身边一直有着同伴陪伴,有长辈的指导,他有温暖的家和坚固的羁绊。

这是他最大的力量

微恙

#文不对题
#少女风出没请注意
#OOC严重
#放过那个BUG它还是个孩子
#对不起纲吉我又没给你正脸(痛哭)
#昨晚心情不好所以没写……趁休息的时候码了现在才发上来嘤 _(;з」∠)_
#白兰这样不是纲吉的原因我的错(哭)




窗外阳光日光正好。

真是好天气呀,躺在这真是浪费啊浪费。

白兰有莫有样的摇头叹气以表遗憾,手里捏着个棉花糖。

啊啊,为什么还没到呢?

青年忧伤的蹂躏着手里的白色圆柱体,满心想着刚刚透过窗户看到的少年。

不……他来了!

原本懒散的眼睛亮起,绑着绷带的右手撑着床支起一点身体,仔细听着隐约传来的脚步声。就算这层楼没有清理过,也绝对不会听错。

好像一瞬间无聊的病房也充满了趣味,白兰带着愉悦在心里倒数。

一定是来看我的。

非常的笃定着这点,毕竟

咔嚓声从门把传来,纲吉手里捧着蓝色布包打开了门。

——我可是为了纲吉君才受伤。

“啊、白兰,打扰了——!”

“欢迎哟,纲吉君♪”



“…有点担心,所以让妈妈做了这个带来看你…”

局促的表情,紧张的眼神,瘦小的身体。

“……虽然不清楚你喜欢吃什么”

难以想象,这样的身体里居然蕴藏着如此强大的力量。

“不过别担心,我妈的手艺很好……白兰?怎么了吗?”

真——嗯?

听到关键字才发现刚刚居然发了呆,回过神来就看见面前的少年紧张担忧的表情。

清秀可爱的脸,柔软的头发,鲜嫩的嘴唇,大而水润的眼睛——

“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吗?后遗症?那个我叫医唉——!”

伸手拉住准备按传呼机的纲吉,一手揽住他的脖子,将对方的身体往自己这边带,把纲吉抱在胸前。下巴摩擦着他的头发。

“白、白兰……?”

少年的声音结结巴巴,从上而下瞟到那孩子带着红晕的脸颊。

“嗯——?”

缓慢的将脑袋移到细瘦的脖子旁边,故意从鼻子哼出疑问的单音。有热气摩擦纲吉的皮肤。白兰感觉到少年的身体一颤。

“能不能放开我?”纲吉别扭的想要移动身体“那个身身体,不舒服吗……?”

“嗯哼,是吧。”意味不明的回了句,脸上的皮肤细细感应着纲吉颈脖上冒出的密集的颗粒。

啊啊,是的。

现在才发现,为什么看到这孩子就不对劲。

“是真的,病了吧。”

恋爱的病。

秋天的太阳比夏天还热啊


地面被暴晒。

上方的太阳热烈的释放着存在感。

欢呼、大叫、棒与球高速摩擦接触的呖声。

放空的大脑神经链接的耳朵仿佛能从嘈杂不清的声音里接收到场上棒球划破空气的声音。

迷蒙的眼睛里明明满是色块,却又好像一直看着‘那里’。

被火辣的阳光关照着,裹在黑裤、长袖衬衫和马甲组成的制服里的身体燥起来。而大脑思维还处于未知宇宙当中,没有接收到由皮肤开始的抗议。有液体慢慢从刘海下面渗出。

“……啊!”

眼皮上突然多出重量忍不住叫出来,手忙脚乱的擦去后才发现已经是满头的汗。

不知哪里来的慌张,促使着重新将视线投向’那里‘。

刚好和某个回头张望的少年对上。

那家伙毫不犹豫的露出爽朗的笑脸,像打招呼一样摇晃手臂,嘴里喊着什么。

脑袋还没有从阳光下醒过来,脸上无意识露出个笑,手臂抬起学着一样晃了晃。

然后,终于清醒了的纲吉反应过来猛的将头埋进膝盖里把自己抱住——

紧贴着黑色的棉质布料的头分不清到底是哪边更烫一点。脑袋完全彻底的变成了一滩浆糊。

——啊啊啊为什么秋天的太阳比夏天还要热!!


-
#那啥……我也没写过几次文所以,完全是篇不知所云的东西……请见谅…… _(:з」∠)_
#……大半夜的硬照着题目扯了出来我也是、蛮拼
#我觉着就算不看标签应该也知道我写的什么cp,吧
#忐忑 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