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安

不同世界

#多人宿舍与单身公寓


#半架空设定
#OOC注意
#不知所云不明所以
#突然发现这段是背景介绍完全没提题目!?


风在吹云在飘,有只兔子蹦蹦跳……咦?

兔子啊兔子,你为什么愁眉苦脸?

兔子叹气,说还不是我那群糟心的朋友?又打起来了。你说我怎么这么倒霉,清净日子少的可怜?

还有亲爱的,我不是兔子,我是沢田纲吉。

我知道呀,

我知道你是沢田纲吉。

-

要说沢田纲吉这人,一句概括就是,从小到大一路废材没有老爸。

因为废材所以被欺负,因为没有父亲所以隐忍。他的性格形成最大的因素很明显。

就算他有个世界上最好的妈妈也没用。

沢田家光你真是罪孽深重。

-

哎呀差点忘了,这废材只废到13岁。

-

13岁怎么了?

13岁的时候纲吉家里住进来了一个人,未来房客中的第一位,一个小婴儿。

他的家庭教师。

改变了他的人生,就像父亲一样纲吉生命中的启蒙导师。

-

当然父亲这个想法他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

-

之后纲吉数次心情复杂的回忆起当时轻易的相信洗白了就没事松了口气的自己。

完全没发现也不可能发现里面的文字游戏。

-

然后?然后就是逐渐聚到身边的朋友们的打打闹闹,有些辛苦但也没什么的训练,以及照顾着小孩暗恋着女神的诙谐日常。

直到那一天的到来。

就是每个漫画小说里都会有的那个「那一天」。

-

所以啊不是已经洗白了吗为什么还会有暗杀部队这玩意的存在啊?!

-

后来纲吉才知道一些事。

比如一些更深层次的。

-

黑手党这玩意,不是说要洗白就能变成白手党的。陷的越深就越别想出来。除了躺着。

彭格列更是位于顶峰的那一个。

站的越高树敌越多,这不是利益能解决的问题。

不除干净了就不行。

虽然这只蛤蜊自稳脚跟后每代都有一点点的洗白,但九代也只是找了个方向而已。

彭格列的辉煌是初代的自卫团时期就开始,到二代张扬的血腥扩张,三代四代的平稳发展,五代开始干净的买卖,六代市场上的成就,七代对于障碍的打击,八代狠挫美方家族的脸面把手伸的更远,和九代以雷霆之势除掉的害虫。

就算有所沉寂,它也如此强大。

-

它太耀眼了。

-

所以彭格列不可能从黑手党中脱出,除非它想灭亡。

连同一切相干人等。

-

第十代不能暴躁易怒,会毁掉九代和先辈的努力。

何况沢田纲吉本就有着资质。

而暗杀部队瓦利安首领,九代养子Xanxus最令人闻名的,是他的凶悍与愤怒。

他的内在?谁关心这个。

-

沢田纲吉要做的,是走出一条路。

其他障碍已有前辈除去。

他要面对的只有那条路上的棘刺,陷阱与诱惑。

看起来很简单。

-

沢田纲吉需要不停的寻找、摸索、受伤,流血、流泪、成长,他要经历很多,才能慢慢从中找到那个平衡点。

-

但是没关系,他的身边一直有着同伴陪伴,有长辈的指导,他有温暖的家和坚固的羁绊。

这是他最大的力量

微恙

#文不对题
#少女风出没请注意
#OOC严重
#放过那个BUG它还是个孩子
#对不起纲吉我又没给你正脸(痛哭)
#昨晚心情不好所以没写……趁休息的时候码了现在才发上来嘤 _(;з」∠)_
#白兰这样不是纲吉的原因我的错(哭)




窗外阳光日光正好。

真是好天气呀,躺在这真是浪费啊浪费。

白兰有莫有样的摇头叹气以表遗憾,手里捏着个棉花糖。

啊啊,为什么还没到呢?

青年忧伤的蹂躏着手里的白色圆柱体,满心想着刚刚透过窗户看到的少年。

不……他来了!

原本懒散的眼睛亮起,绑着绷带的右手撑着床支起一点身体,仔细听着隐约传来的脚步声。就算这层楼没有清理过,也绝对不会听错。

好像一瞬间无聊的病房也充满了趣味,白兰带着愉悦在心里倒数。

一定是来看我的。

非常的笃定着这点,毕竟

咔嚓声从门把传来,纲吉手里捧着蓝色布包打开了门。

——我可是为了纲吉君才受伤。

“啊、白兰,打扰了——!”

“欢迎哟,纲吉君♪”



“…有点担心,所以让妈妈做了这个带来看你…”

局促的表情,紧张的眼神,瘦小的身体。

“……虽然不清楚你喜欢吃什么”

难以想象,这样的身体里居然蕴藏着如此强大的力量。

“不过别担心,我妈的手艺很好……白兰?怎么了吗?”

真——嗯?

听到关键字才发现刚刚居然发了呆,回过神来就看见面前的少年紧张担忧的表情。

清秀可爱的脸,柔软的头发,鲜嫩的嘴唇,大而水润的眼睛——

“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吗?后遗症?那个我叫医唉——!”

伸手拉住准备按传呼机的纲吉,一手揽住他的脖子,将对方的身体往自己这边带,把纲吉抱在胸前。下巴摩擦着他的头发。

“白、白兰……?”

少年的声音结结巴巴,从上而下瞟到那孩子带着红晕的脸颊。

“嗯——?”

缓慢的将脑袋移到细瘦的脖子旁边,故意从鼻子哼出疑问的单音。有热气摩擦纲吉的皮肤。白兰感觉到少年的身体一颤。

“能不能放开我?”纲吉别扭的想要移动身体“那个身身体,不舒服吗……?”

“嗯哼,是吧。”意味不明的回了句,脸上的皮肤细细感应着纲吉颈脖上冒出的密集的颗粒。

啊啊,是的。

现在才发现,为什么看到这孩子就不对劲。

“是真的,病了吧。”

恋爱的病。

秋天的太阳比夏天还热啊


地面被暴晒。

上方的太阳热烈的释放着存在感。

欢呼、大叫、棒与球高速摩擦接触的呖声。

放空的大脑神经链接的耳朵仿佛能从嘈杂不清的声音里接收到场上棒球划破空气的声音。

迷蒙的眼睛里明明满是色块,却又好像一直看着‘那里’。

被火辣的阳光关照着,裹在黑裤、长袖衬衫和马甲组成的制服里的身体燥起来。而大脑思维还处于未知宇宙当中,没有接收到由皮肤开始的抗议。有液体慢慢从刘海下面渗出。

“……啊!”

眼皮上突然多出重量忍不住叫出来,手忙脚乱的擦去后才发现已经是满头的汗。

不知哪里来的慌张,促使着重新将视线投向’那里‘。

刚好和某个回头张望的少年对上。

那家伙毫不犹豫的露出爽朗的笑脸,像打招呼一样摇晃手臂,嘴里喊着什么。

脑袋还没有从阳光下醒过来,脸上无意识露出个笑,手臂抬起学着一样晃了晃。

然后,终于清醒了的纲吉反应过来猛的将头埋进膝盖里把自己抱住——

紧贴着黑色的棉质布料的头分不清到底是哪边更烫一点。脑袋完全彻底的变成了一滩浆糊。

——啊啊啊为什么秋天的太阳比夏天还要热!!


-
#那啥……我也没写过几次文所以,完全是篇不知所云的东西……请见谅…… _(:з」∠)_
#……大半夜的硬照着题目扯了出来我也是、蛮拼
#我觉着就算不看标签应该也知道我写的什么cp,吧
#忐忑 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