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安

微恙

#文不对题
#少女风出没请注意
#OOC严重
#放过那个BUG它还是个孩子
#对不起纲吉我又没给你正脸(痛哭)
#昨晚心情不好所以没写……趁休息的时候码了现在才发上来嘤 _(;з」∠)_
#白兰这样不是纲吉的原因我的错(哭)




窗外阳光日光正好。

真是好天气呀,躺在这真是浪费啊浪费。

白兰有莫有样的摇头叹气以表遗憾,手里捏着个棉花糖。

啊啊,为什么还没到呢?

青年忧伤的蹂躏着手里的白色圆柱体,满心想着刚刚透过窗户看到的少年。

不……他来了!

原本懒散的眼睛亮起,绑着绷带的右手撑着床支起一点身体,仔细听着隐约传来的脚步声。就算这层楼没有清理过,也绝对不会听错。

好像一瞬间无聊的病房也充满了趣味,白兰带着愉悦在心里倒数。

一定是来看我的。

非常的笃定着这点,毕竟

咔嚓声从门把传来,纲吉手里捧着蓝色布包打开了门。

——我可是为了纲吉君才受伤。

“啊、白兰,打扰了——!”

“欢迎哟,纲吉君♪”



“…有点担心,所以让妈妈做了这个带来看你…”

局促的表情,紧张的眼神,瘦小的身体。

“……虽然不清楚你喜欢吃什么”

难以想象,这样的身体里居然蕴藏着如此强大的力量。

“不过别担心,我妈的手艺很好……白兰?怎么了吗?”

真——嗯?

听到关键字才发现刚刚居然发了呆,回过神来就看见面前的少年紧张担忧的表情。

清秀可爱的脸,柔软的头发,鲜嫩的嘴唇,大而水润的眼睛——

“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吗?后遗症?那个我叫医唉——!”

伸手拉住准备按传呼机的纲吉,一手揽住他的脖子,将对方的身体往自己这边带,把纲吉抱在胸前。下巴摩擦着他的头发。

“白、白兰……?”

少年的声音结结巴巴,从上而下瞟到那孩子带着红晕的脸颊。

“嗯——?”

缓慢的将脑袋移到细瘦的脖子旁边,故意从鼻子哼出疑问的单音。有热气摩擦纲吉的皮肤。白兰感觉到少年的身体一颤。

“能不能放开我?”纲吉别扭的想要移动身体“那个身身体,不舒服吗……?”

“嗯哼,是吧。”意味不明的回了句,脸上的皮肤细细感应着纲吉颈脖上冒出的密集的颗粒。

啊啊,是的。

现在才发现,为什么看到这孩子就不对劲。

“是真的,病了吧。”

恋爱的病。

评论

热度(5)